清华差生10年奋斗经历(一):各种反省各种彻悟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5-04-09 09:48:56 此新闻已被浏览  

 

清华差生10年奋斗经历(一):各种反省各种彻悟

我的故事里有三个人:我自己、我大学同宿舍的哥们、我第一个公司的直接领导。我们三个都是学建筑设计的,我哥们和我同年,都是80后,领导比我们大 5岁。讲讲这几年经历和感触。放在一起可以有个比较。我是认认真真据实写,希望大家点启发。

先讲讲我们的现况:

 

我:现在辞职了,辞职前在一个地产公司做设计经理,一个月基本工资16k,月补助5K得拿发票换。年终奖看公司效益,去年十几万,今年可能很少。

 

我同学:自己开了个设计所,挂靠的某大院。今年自己到手估计70W。(当然这是他告诉我的)

 

我前领导:现在是那个公司的集团副总,年薪在7位数,关键是还有公司的股票分红。

 

04

 

大五准备毕业。我的成绩在年级偏后,我同学设计很好,但是高数挂科了,所以我们都悲催的没有被推研,只能找工作了。我去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当时还不是很有名,但是拿了很多地;我同学去了一家大设计院,解决了北京户口。那时候我们工资都不高,我一个月才3.3k,季度有奖金;我同学更惨,基本工资只有 1.2K+项目分成。而且悲剧的是当时我俩都不知道能拿多少奖金。

 

日子过得战战兢兢。我们合伙租了一个房子,在东三环,两室一厅,1800一个月,我们一人900。不过物价也低,一个羊肉泡馍5元就有好多好多羊肉了;8块钱的鱼香肉丝满满一盆子,我能吃两顿,午饭一顿,晚上打包一顿。北京鲜有房价过万的楼盘,潘石屹的建外soho卖1万多就让人惊为天人。

 

我进公司就跟着我现在的领导,当时他是设计部的部门副经理,据说是这个公司招的第一批名牌大学生。随后几年他飞速提升。我佩服他的胆识——那时建筑系学生是以进地产公司为耻,大多去设计院画图或者去规划局做公务员。他在公司没有敌手,迅速得到了老板的赏识。

 

在刚进公司时,我很多工作方法和工作习惯都是在他手底下养成的。比如他每周都会把要做的事情列成1234写邮件发给我们,要求我们拆成每天要做的事项,早上发给他。白天做自己的事,下班后再开会,把做完的销项,没做完的讲困难,他再给我们解决。

 

刚进公司的时候,他还经常请我吃饭,很详细的和我讲工作方法。这些东西对我一直很有用,甚至受益远超过大学的课程。其实社会上大量需要的都是你能把一件事有条理按时保质的完成,至于创造力和个性,那是少数达到尖端的时候才需要的。

 

还有一件事也是我记得很清楚。公司拿了一块地,我们做户型研究。他叫我去画几个出来,我刚毕业,一股冲劲,第二天就得意洋洋的拿了一大堆自己设计的带三角的多边型的户型给领导看。他啥也没说,给我一本土的掉渣的深圳住宅设计全集叫我翻翻,然后他画了一个中规中矩的户型给我。后来他跟我讲:“别人不在乎你对他们炫耀什么,而在乎你给他们的是不是他们想要的,有理想是好事,但也要面对现实。”

 

这年我几乎天天在加班,因为很多事情都不熟练,又不想耽误事,每天都要十点多才弄完。终于到三个月发季度奖金的时候,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给了我一个信封,里面有2W的现金,我当时就傻了,老子第一次拿这么厚的钱啊。然后他告诉我他升成正经理了,所以钱由他发,原来的经理滚蛋了。

 

这时我设计院的同学正在每月1.2K挣扎着,为了生活费,他还拼命的给原来的老师干私活。我请他吃饭的时候,心里充满了优越感。

 

不过有个现象,我领导有时会叫我们一起唱歌喝酒,有一次我带上他,随后他每次必到,不管多忙,并且每次都抢着买单,甚至没钱的时候、刷信用卡。最后到了我不去他也会去的地步。

 

05

 

05年是关键的一年,令我至今难忘的大事是我同学还我钱了。

 

经过是这样的,他每月1K2的工资,刨去房租只剩下300了,而且他还经常冲老大请人吃饭喝酒唱歌,所以钱根本就不够,而他苦逼的设计院居然到年底都没有清帐。于是他除了每天晚上蹭我饭之外,还经常管我借钱。

 

那个时候我经常加班,但不管多晚他都会等我回来,然后舔着脸说去吃夜宵吧,你看我一画图连时间都忘了。那段时间我们天天同出同进,以致房东一度以为我们是基友。吃东西的时候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讲又没钱花了,然后我就会借他200、300的。但他有个好处,每次借钱都会拿本子记下来,然后到月底就说: “我又欠你XXX了。”每月不多,但从9月上班到年底,他也欠了我1W多了。

 

终于过完年,他的一个项目结了。有一天他神秘兮兮的说:“我请你吃饭吧,吃好的。”我说:“你不是没钱吗?”他说:“发奖金了。我再找个银行把欠你的钱转给你。”

 

然后他拿出他的小本本,噼里啪啦一算,就和我去银行了。但他请我吃的所谓好的,就是在劲松桥的一个叫富丽客的自助餐厅,一个人才48块钱。当时我一边吃一边骂丫:“孙子,我借你的钱的利息都不止这点饭了!”

 

第二件大事是魔兽世界公测了,这导致我沉迷了好久,并损失了2W块钱的季度奖,并且损失了一次向上爬的机会,这是让我最痛心的一件事。那段时间我每天按时下班回家下副本,玩到凌晨3点,导致工作效率直接下降。最后忍无可忍的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痛批我之后说:“直到现在我都不敢把一个项目设计完整的交给你管理。”这使我痛心疾首且痛改前非。

 

第三件大事是我买房了。当时北京的房价微微开始冒头了,让我萌生了买房念头的,是有一次一个温州的姐姐直接摸到我们董事长办公室,半天出来了。后来公司流传开了,这个姐姐一下买了15套,这让我一下有了紧迫感。

 

上半年我到处看房,主要集中在东三环(公司的房当时有点远),发现国贸及以北我依然买不起了,往南过了通惠河,一看:靠,和乡下一样,但房价还没有那么悲剧,想反正就隔河相望嘛,就凑合吧。

 

钱一部分是我自己攒的,我在第一年除了买衣服和“供养”我同学之外,没有什么开销(大五的时候我和我女朋友分手了,她去了深圳,悲剧)。半年下来存了6W多,后来家里又凑了17W(我是啃老,很丢人),本来打算买个90多平的二室一厅。

 

然后我就跑去单位开收入证明,我领导也正好走过,就问:“买房还是买车啊?”我说:“买房。”他问:“多大的?”我说:“90平米吧?”他讲:“这么小以后肯定不够。”我讲:“多了我也买不起啊。”他就讲:“买大的,我让公司给你先开10W,然后从你以后的奖金里扣。”

 

这一扣就是1年多啊,但就因为这句话,我的房子多了30平米,这是我最最感激他的地方,因为这30平米,比我现在的1年工资还要多的多。这件事情,也成为了我妈每年一次的时候在亲戚朋友那儿必炫耀的材料。

 

买完房子之后,我的压力一下就大了。我和家里合计,我自己还1.5k的贷款,家里帮忙还2k多的贷款,等到交房再租出去。但关键是我没有奖金了,而且不能失业,每个月也只能剩下2K不到。恰逢我们的房东想涨房租,我就和我同学说咱们退租吧,他说也好。然后我们在东南五环附近租了了拆迁房,开始了我们最苦逼的一段生活。

 

每天早上我们得6:50起床,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颠簸,到达公司。只能买两个5毛的包子做早饭,然后去公司换上西装,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最怕加班,末班车是22:10,要是没赶上,那就只能在公司睡觉了,后来我在公司的洗手间了备了牙刷和肥皂。

 

现在回想起来,买房就像场豪赌,只不过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我赌对了。好多机会都是转瞬即逝的,但我觉得这样讲又有点犯贱,过后看谁都知道是机会,但置身其中谁又能看透呢?

 

更加苦逼的是,公司在这段时间找香港梁志天做室内设计,而且指定要在香港做,我负责这个项目,于是经常飞香港去事务所盯图。当我怀揣着10块人民币走在琳琅满目的打折货柜之中的时候,心中暗自涌起一种苦涩。工作顺利了不少,这感谢领导的悉心培养,很多东西知道了怎么去做,再做就是熟练的问题了。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渐渐发现了他受老板赏识的原因了。

 

一、工程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他去巡查工地,工程经理也陪着。有很多东西做得很糙,然后我领导就说这里不好那里不好,说着说着,他突然拿起一个混凝土块,冲着一个完工的部分一砸,然后说:“重新做吧。”就扬长而去了,留工程经理傻愣着。

 

从此,工地施工的时候都知道要找我们研发部确认,施工质量好了很多。这事很快传到老板耳朵里去了,年底他就升为北京公司副总了。但这件事也埋下了很多后遗症,最终也成为我离开这里的原因之一。

 

二、销售部的人跟我要一个报告,但这个东西应该是他们找广告公司做的。他们找我的时候,我正在忙别的事情,就随口答应了,后来也就忘了。第二天他们没拿到东西,就找我领导投诉了。

 

领导下班找到我,我就很委屈的说:“这东西不该找我呀。”他问:“你答应了吗?”我说:“我随口应了一声。”他说:“既然不是你的事情以后不要随便答应,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而且做了一定要做好。”然后我们两个一起熬夜把东西赶出来了。

第二天一早他把东西发给了销售,同时附了封邮件讲这本来不是我们部门的事情,但东西是我熬夜赶出来的,建议以后这种事情最好找广告公司做。其实职场有尔虞我诈,但有个道理,你想要立足,就得让自己可靠可信。

 

06-07

 

对开发商来讲,这是鸡犬升天的两年。什么叫鸡犬升天?用一句我们老板的话讲:“你就是弄条狗来摆在售楼处,它都能把房子买出去。”

 

我看到了售楼处门口排起的长龙,人们彻夜排队为了一个买房号,还有人雇佣民工排队,拿到号的人好像拿到了未来,满脸洋溢着兴奋。我清楚的记得公司一个楼盘开盘15500,第一天推出的200多套房一抢而空。

 

晚上我们跟销售一起吃饭,销售总监说,咱们涨价吧,就涨3000好了,第二天200多套还是一抢而空。像儿戏一般的涨价,像儿戏一样的售罄。这是地产商最暴利的两年,暴利背后是再高价拿地,再银行贷款,上市圈钱,整个市场冲入了巨量的资金,房价和打鸡血一样,离老百姓越来越远。

 

对我来说这是好运的两年,高额的利润,可以让公司在开发的时候,不在对成本投入斤斤计较。想做作品,这种状态最合适了。公司拿了几块好地,做酒店,做写字楼,做商业。北京公司从单项目运作变成了北方区的总公司。对于我的领导来说,这是最好的消息,很快,他的头衔变成了北方区集团总裁。悲剧的是,我的职位还是职员。

 

公司招了一个研发部经理,和政府是有点关系的,变成了闲职。冲在前头干活的还是我们原来这批人。这阶段我感觉我在扮演大内太监的角色,这让我很不爽,但也仅此而已。因为工资涨了好多,每月工资已经有7K了,还有季度奖金,再加上07年我跟着好多老头老太冲进了股市,加上拼命的干私活,两年下来到年底的时候竟然存了40多W。

 

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拿地、策划、委托设计、开会汇报、报规报建、配合施工,这些事情好像机械一样的重复着。我开始越来越少的加班了,我有小弟了。我开是把越来越多事情交给别人去干而不是挽起袖子自己干了。这时我开始理解我刚工作时,领导为什么要手把手教我干这干那。一件事也许他干只要一小时,教会我要十个小时,但以后他就不用再花时间在这件事上了。

 

还有刚毕业的时候总以为自己很牛B,只有自己干才是最好的。做得时间越久越发现,社会上牛人多的是,而且人家是几年几十年干这个,设计我不是大师,施工图我画不过设计院的,砌砖我比不过瓦工。我要做的,只是发现这些资源,用最小的成本整合起来,这才是我的价值。以前我一直为自己的学历学校引以为傲,鄙视其他,到现在真正懂得尊重了。你越尊重别人,别人越尊重你。


关闭窗口】· 【打印】·


Copyright@ 北京农学院工会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北农路7号 邮编:102206 电话:010-80799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