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农学院工会 -=> 理论交流 -=> 理论交流
批评是心灵的事业
发布人:校工会 发布时间:2013-03-22 16:44:07 此新闻已被浏览  810

 

     心灵,是谢有顺评价作品的基本点,精神维度,是他衡量好作品的尺度。

  在谢有顺的评论集《此时的事物》里,此时的事物,就是当下的文学。他的批评高屋建瓴,优秀的评论家不是给作家舔屁股、跟着作品亦步亦趋,而是把作品聚拢在自己的思想之下,借作品说话。在收录这本评论集的《中国小说的叙事伦理》一文里,谢有顺借当代作家东西、贾平凹等人的最新创作,探寻中国小说的叙事伦理。他感慨,“20世纪下半叶之后,中国小说是越写越实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越写越实,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拷问的问题。长期以来,现实主义无可非议地成为文学的正宗,文以载道、忧国忧民、入世干政,传统文学中的重实用功利加上现代哲学上的反映论,导致了我们的现实主义文学畸形发展。一个流派,当它成为一切创作的准绳,其荒谬性也就出来了,它一旦成了专制独断的教条,也就无法真正实践自己的理念了,它只能装腔作势。20世纪下半叶后的几十年里,中国文学貌似有一副写实的面孔,但却在偏离了事实,《不能走哪条路》、《创业史》、乃至《虹南作战史》、《艳阳天》、《金光大道》,实际上都已背叛了当时的现实。

  看上去,我们的现实主义文学似乎是颇具实体,实际上,它是语焉不详的概念。谢有顺从现实主义的内核理解现实主义,是难能可贵的:“在古典派看来,现实是古典的;在浪漫主义者看来,现实是浪漫的;在加缪看来,现实是荒诞的;在凡·高看来,现实是模糊的;在毕加索看来,现实是割裂的。如果我们抛弃有关现实主义的一切陈规陋俗,就会发现,现实的图景一直都在变动,但他们在作家那里依然是真实的。”

  心灵,是谢有顺评价作品的基本点,精神维度,是他衡量好作品的尺度。我想,正基于此,他不满于当下普遍流行的经验写作。他清醒意识到了传播和信息疯狂增长的年代经验的经常失效:“一方面,新闻事件、文化符号、欲望细节越来越多,另一方面,个人生活的价值领域却在萎缩甚至消失。任何事件和行为,一进入现代传播中,被纳入的往往是公共价值的领域,以至无法获得‘个人的深度’(克尔恺郭尔语)……”

  那么,在这样的时代写作意义何在?谢有顺找到了“个人内心”。作家应该“在个人经验遭受侵蚀和淹没的时候,为经验寻找一条回到个人内心、使之获得意义的通道”。因此,对“先锋文学”,他也有深刻的理解。长期以来,人们已习惯于将把玩叙事技巧的“怎么写”当作“先锋”的特征,所以一旦回归“写什么”,就认为“先锋文学已经终结”。这其实是对“先锋文学”的误读。谢有顺认为:“考虑了‘怎么写’,再转过头来考虑‘写什么’,对作家的能力是一个考验。”这是我读了《此时的事物》后最强烈的感想。

 

(责任编辑:桂茜茜)

 

 


关闭窗口】· 【打印】·


Copyright@ 北京农学院工会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北农路7号 邮编:102206 电话:010-80799027 E-mail:gh_bua@yahoo.com.cn